您好,歡迎來訪青島文豪環保鑄造設備有限公司網站!
新聞中心 News Center
聯系方式 more +

聯系人:匡經理
電話:18678932211
手機:18678932211
地址:青島市膠州市膠西工業園
郵箱:qdwhkxx@126.com

新聞中心
首頁 > 新聞信息 > 詳細內容

經濟日報:是“印度”還是“巴拉特”?

發布日期:2023-09-24

最近一段時間,印度更改國名的事情可謂是沸沸揚揚。二十國集團(G20)峰會期間,印度方列席時運用的是“巴拉特”(Bharat)名牌而非“印度”(India)名牌,而印度政府發布莫迪前往印度尼西亞參與東盟峰會的公報中,也將其稱為“巴拉特”總理而非“印度”總理。



  印媒也沒閑著,爭相報道莫迪政府在18日開幕的印度議會特別會議上正式提出更改國名的決議,并且表示,“更改國名是莫迪政府不斷努力推進的變革,有很強的政策連接性,是莫迪政府推行去殖民化和印度教化主張過程中最重要的一環”。與此同時,還有許多社論文章指出,印度更改國名的議程,彰顯出印度教民族主義正在進一步增強穩固。

  “巴拉特”終究是什么?莫迪政府為什么執著于把“印度”這個國名改成“巴拉特”呢?

  實踐上,從古至今,印度的國名曾經變化了很屢次。印度一詞來自梵語中對印度河的稱謂——Sindhu,用以指代印度河及其流域的大片土地。這個詞在我國唐朝時被譯為“身毒”,也可譯作人們愈加熟習的“天竺”。爾后千年的光陰里,不同族群來到這片土地上,并先后演化出了Sindhu一詞的不同變體。在傳播過程中,人們對印度一詞的認知也逐步分化。

  約公元前6世紀,波斯人來到此地。由于波斯人的發音習氣,很多人很難發出S音,于是就將Sindhu變為了Hindu,進而衍生出Hind和Hindustan這兩個詞語,后者意為“Hindu的中央”,傳播至今,印度最大的媒體之一《印度斯坦時報》用的便是這個詞。公元前4世紀,亞歷山大大帝降服波斯,然后向印度進發,印度也是從這時開端為西方所知曉。后來,Sindhu一詞又為順應希臘語發音習氣,先后變成了Indu和Indo,這也是英語中India一詞的詞源。

  India這個單詞在很多印度人看來是個“舶來品”的緣由就在于此。特別是步入近現代,印度的各類稱號被國內的不同群體賦予了濃厚的政治和宗教顏色,其背后的意味意義越發重要,印度國名之爭愈演愈烈。

  那么,“巴拉特”是怎樣來的呢?

  其實,它還有個大家更熟習的翻譯——“婆羅多”。

  印度史詩《摩訶婆羅多》中有一位傳奇國王,名字就叫婆羅多。他的婆羅多王國在印度眾所周知。細細考證一番的話,“婆羅多”這個名字最早能追溯到吠陀(意為學問,是印度最古老的文獻資料和文體方式,主要文體是贊譽詩、禱告文和咒語)經典——印度最古老的詩歌集之一《梨俱吠陀》。在《梨俱吠陀》中,婆羅多是一個信奉印度教的古老部落。另有史學家考證,婆羅多最早可能是恒河流域西部一個原始部落的名字。

  鑒于以上種種,在印度教民族主義者看來,“婆羅多”,也就是“巴拉特”,顯然比“印度”更合適作為國名。印度教民族主義者從古代神話史詩文獻中追溯“印度正統”,更愿意將“巴拉特”定義為具有深沉歷史文化傳統的印度古稱。因而,在他們眼中,國度改名“巴拉特”具有恢復古印度輝煌的重要意義。

  當然,有人同意,自然也有人質疑。

  一些學者從歷史的角度動身,指出古代典籍文獻中所提到的“巴拉特”更接近“特定社會次序的文化空間”,而不是“明白的天文空間”。歷史學者給出的根據是,直至19世紀中后期,東方主義學者和殖民教育體系的傳播穩固,加上印度教學問分子的民族主義建構,才逐步促使“巴拉特”與印度同等起來。也就是說,雖然“巴拉特”的稱謂看上去比“印度”愈加具有“古印度特征”,但實踐上這種特征的“歷史”并不長,若論“資歷”,那還是“印度”這一名字走過了更長的歲月。

  與此同時,更多人則出于理想政治的思索,對更改國名不敢茍同。

  印度是一個多民族多宗教的國度,央地矛盾、民族矛盾由來已久,這就使得印度國內的直接民主不斷都步履維艱。印度國內就有學者明白表示,上述難以調和的矛盾決議了印度這個國度存在團結的風險,假如在宗教、歷史、認識形態上再度加深分化,團結的風險會繼續上升。

  同時,莫迪政府之所以提出將“印度”改作“巴拉特”,重要目的之一就是希望淡化以至抹除印度被殖民的歷史。但是,無論過往多么不堪回首,殖民化的歷史是客觀存在的。歷史值得銘刻、值得深思,值得人們從中學習如何激濁揚清,但這并不意味著要把一切屈辱的過去都徹底否認,既無必要也做不到。

  多年以來,莫迪和他指導的印度人民黨不斷以印度教民族主義為立身之本,所推行的很多政策也都和增強民眾的民族認同感相關,此次提議更改國名只是其中之一。

  早在今年3月6日,印度最高法院就接到了一份來自印度人民黨高層的請愿書,希望對印度一切城市和歷史名勝重新命名。請愿書以為,現用名大多來自幾個世紀前“野蠻的外國侵略者”。最終,印度最高法院以該請愿書違憲為由將其駁回,并且表示,這么做只會激化國內各方矛盾,讓曾經世俗化的印度變得不再調和。也就是說,印度人民黨早就對“改名”一事摩拳擦掌,只不過最近這一次直接籌劃了一出大戲。

實踐上,莫迪和印度人民黨也面臨著抉擇。在世俗化水平曾經相當高的印度,執政黨該如何推行本人的印度教民族主義?凝聚國內民眾的向心力無疑是非常重要的,以至能夠說凝聚民意事關國運,從這一點來看,莫迪政府的大方向是合理的。但是,假如僅僅是簡單地經過改名和宣傳等方式,是不是一定能增加民眾對國度的集體認同感呢?如何看待不同民族在這件事情上的不同見地呢?執政黨在嘗試踐行本人治國理念的同時,也不得不顧忌本身的支持率會不會受影響,這使得上述問題在當下變得愈加棘手。因而,民族主義如何前行,無論是短期還是長期,關于莫迪政府來說都已成為繞不過去的難題。

  無論莫迪政府最終能否在國度議會層面正式推進國名更改,“印度”與“巴拉特”之爭都反映出了印度國內越來越濃重的印度教民族主義顏色。固然如今還很難講改名一事能否能勝利,但有一點是肯定的,那就是,將來的印度肯定將變得不一樣。

相關標簽:
聯系人:匡經理
電話:18678932211
手機:18678932211
郵箱:qdwhkxx@126.com
地址:青島市膠州市膠西工業園

Copyright © 青島文豪環保鑄造設備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魯ICP備20005959號-1JS通用代碼調用

公眾微信

久久精品一区二区国产|无码三级中文字幕在线视频|亚洲AV无码乱码在线观看浪潮|中文国产成人精品久久